口红撒了

月 秋

Inrain:

快中秋月圆夜了
可月有阴晴圆缺
和人有悲欢离合

逃避,可以解决什么问题,总不能把什么都交给时间吧?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点?

可是呀,面对要怎么面对?还有必要了吗?有必要么?

小时候,中秋,想到的是月饼,是灯笼,是玩是开心。可是为什么长大了,会去看那一轮明月?会有那词句里的悲欢离合?破月亮,为什么要让我看到想到同在月下的人,那个人?

秋,怎么渐渐发现它变了,它给人的感觉不再是单单的秋了,它让人感觉到了风在无情地打扫积淀了久久的落叶,难道认为扫干净了就能证明落叶不曾存在过吗?……好天真。
还好……还好秋,还能酝酿下一个纯纯的冬雪。可是,你不知道,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和等待了。一种不具名的悲伤……总是袭击心田,毫不留情……好可恶。好无奈。

有时候很用心很用心了,到那悲欢离合时,真的要别无情地吹扫时,真的,很多时候不是难过……用一个什么词来形容呢?就像……失恋——覆水难收!

你一定要知道,不是什么你真的珍惜了,就可以天真的认为不会失去。
就像……生命,时间,岁月,那个他她……

此时,月光撒下……在可怜我么?可恶的月亮,谁要你的施舍!
可是……眼泪……它们为什么在拼命挣脱?月光突然好朦胧呀!是什么在心头滑过?手指在抽动什么?

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这样告诉我……